妈妈“喊”安全

发布时间:2020-10-20   阅读次数:259
  •   我是个80后,也是矿二代,爸爸与煤炭打了一辈子交道,直到早些年退休。前几天,带着妻儿去看望父母,闲聊时,妈妈面带微笑且自豪的对我们说:“你爸爸下了十几年井都没受过伤,晓得为什么不,那是我喊出来的!”

      儿时,我们家住湘永煤矿五分会,十几栋清一色的平房横竖错落在一个山坳里,这里住的几乎都是矿工,每到上班时,不分早晚、不分季节,这里都会响起嘈杂的喊声,“下井要注意安全啊。”“崽啊,下班就回家,不要让我们担心哦。”等等。我妈也不例外,只要爸爸一上班,一定会站在门口喊道:“老倌子啊,屋里老老少少好几个,特别要留意啊!”直到看不见爸爸的背影,喊声才会停。

      时光荏苒,2005年那个夏天,我大专毕业,分配到荆南矿从事采掘。安全方面较之父辈那时候的煤矿,可谓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煤巷的木头支护变成了钢铁支护、独头巷采区改为双头巷等等,整个矿区从上到下视安全为第一要位,墙上写安全,会上讲安全,现场抓安全。即便这样,妈妈将爸爸那时候上班时的“待遇”统统更高规格的给了我。“崽啊,上班注意安全,莫到外面玩,下班就回家。”上夜班时,我怕妈妈的喊声吵到邻居,就叫她别喊了,可就是不依,只是声音较白天小了不少。

      “可怜天下父母心”,有时对妈妈的嘱咐也有抛之脑后之时,记得有次下班,被几个工友拉去聚餐,回家已是晚上八点多钟,看到妈妈红肿的泪眼,我还以为是和爸爸吵嘴,过后才得知,妈妈见我六点来钟还没回家,十分担心,便拖上我爸徒步往离家约五公里开外的矿井赶。路上遇到熟人就问,“看到我崽没?”“李波下班没?”,边问边哭,直到矿值班领导证实我早已下班。这以后,我再也没做过类似的事,不管有什么事,下班后必须到家先和妈妈打声招呼。

      妈妈的“喊”声,一直“喊”到爸爸退休、我调到机关。妈妈就是采用这种与众不同的方式提醒亲人注意安全的。

      我觉得妈妈的喊声是世上最美好、最动听的声音,它体现出了亲人间的挚爱,喊出了亲人的平安,妈妈的喊声给了我和爸爸多么大的心灵慰藉,也给家庭带来了平安幸福!(通讯员:李波)

    上一页: 湘煤颂 下一页: 走过的这些日子